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劉忠國

        當前我國北方人口最少的一個少數民族部落,是在根河市境內生活的敖魯古雅鄂溫克族,他們曾在游獵生活中創造了璀璨的文化與藝術。敖魯古雅鄂溫克族世世代代以游獵馴鹿為生,他們的生活環境決定了他們所創造出來的藝術具有獨特的民族特征。他們的藝術成就主要體現在豐富多彩的巖畫藝術、文化內涵豐富的薩滿服飾藝術、種類繁多的樺樹皮工藝和精美絕倫的皮制工藝上。對于敖魯古雅鄂溫克民族藝術的深入探究,為更好地傳承和弘揚民族文化打下堅實的基礎。

        鄂溫克人來自于三百多年前的列拿河,那時擁有七百多人口的敖魯古雅人之所以遷徙到我國的額爾古納河流域,是由于列拿河一帶的獵物非常稀少了。他們順著石勒喀河來到了額爾古納河流域之后,由原來的狩獵為主的生活,開始過上了馴鹿為主的生活,這也就是他們被稱之為“使鹿部落”的主要原因。又因大興安嶺北麓的額爾古納河流域楊樹茂密,所以他們把自己生活的地方叫做“敖魯古雅”,鄂溫克語意為“楊樹林茂盛的地方”。敖魯古雅鄂溫克人常年生活在大山深處,他們過著打獵、馴鹿、吃獸肉、穿獸皮、住撮羅子的與世隔絕的世外生活。在漫長的歷史發展過程中創造了屬于他們自己的狩獵、馴鹿、樺樹皮、薩滿、圖騰文化。他們在打獵生活中有了薩滿宗教信仰,有了對宇宙、自然、動植物的圖騰崇拜,在薩滿服飾藝術中就體現出了這些圖騰崇拜觀念與思想。他們在巖石上刻畫出打獵與馴鹿生活場景,他們的日常生活中所采用的各種皮制服裝和工藝品,以及使用樺樹皮制作的生活用具和工藝品,都是敖魯古雅鄂溫克人所創造出來的璀璨文化藝術。

        敖魯古雅鄂溫克巖畫一般都是先人利用堅硬的石器或其他金屬利器在巖石上刻畫出來的,有的是利用紅褐色礦物質顏料畫出來的。這種巖畫往往都是用來記錄先民們的生產生活方式為主要內容的。這些巖畫大多具有自然、古樸、粗獷的藝術特點,是鄂溫克早期先民留給后人的一筆珍貴文化遺產。其中最為有名的兩處巖畫就是“阿娘尼巖畫”和“交嘮呵道巖畫”。

      (一)“阿娘尼巖畫”

        “阿娘尼巖畫”坐落在額爾古納河右支流牛耳河的阿娘尼小河的懸崖處。“阿娘尼”鄂溫克語意為巖石如畫。阿娘尼巖畫規模較大,但是畫面比較分散,由于屬于不同時期的繪畫,所以繪制技法也不一致。令人遺憾的是此處巖畫因懸崖巖石嚴重風化而殘缺不全,但畫面上所描繪的馴鹿、人物、駝鹿、天鵝、獵犬形象,以及圍獵的場景和薩滿鼓一類的法器等依稀可見。其中有一幅最為精彩的圍獵圖,畫面上一群獵人在圍攻一只受傷的鹿,畫面展現出一種緊張的氣氛,內容豐富,形象生動。其中畫幅中出現的薩滿法器薩滿鼓直接反映出敖魯古雅鄂溫克人信仰萬物有靈的思想觀念。在阿娘尼河流域還有一處保拉坎的巖石上也畫有形體輪廓比較完備的馴鹿,以及手持弓箭的獵人形象,還有鳥的形象。有一幅最為精彩的《圍獵圖》巖畫,表現了一群獵民在圍獵一頭駝鹿的情境場面,畫面洋溢著濃厚的狩獵生活氣息。在巖畫中鹿的造型過于簡單,所描繪的鹿角不過是橫線上的一條交叉線,鹿頭也只是示意性的描繪,明顯帶有原始性的符號特征。再如天鵝的描繪,向上豎起的長長脖子下面有著兩條弧線,鏈接著天鵝的軀體,驅干兩旁繪制幾個向外擴展的平行線條,用來表示天鵝飛翔的翅膀。薩滿鼓造型也不過是用一個不規則的圓圈表示,圈內有一個十字形的裝飾線作為把手。所有造型都是那么的簡單概括。這些巖畫大都結構簡單,線條粗獷有力,顏色運用的是暗紅色的赭石顏料,雖歷經風霜雨雪,但依然色彩分明且層次清晰。總之,這些巖畫造型簡單,具有符號學的色彩和示意性的特征,人物造型也比較概念化。阿娘尼河流域的馴鹿巖畫是鄂溫克先民繪畫的藝術結晶,反映了他們長期游獵與飼養馴鹿的社會生活。這些具有抽象與寫實相結合的現實主義風格的巖畫,也體現了鄂溫克人豐富的想象力和抽象的思維能力。這些巖畫也是我國唯一的馴鹿巖畫,在中國美術史應該留下重重一筆。

       (二)“交嘮呵道巖畫”

        “交嘮呵道巖畫”位于在根河市西北部的原始森林,“交嘮呵道”鄂溫克語意為石硅子。這處巖畫處于交嘮呵道小河畔的山巖間的巖縫石壁上,畫面上描繪出獵人、獵犬、馴鹿、駝鹿、麋鹿等形象,也是運用了紅褐色顏料勾勒出的單線或雙線條,其中一幅畫著一個獵人牽著一頭馴鹿的景象,這些依靠信仰意識和神靈呵護而創造出來的巖畫藝術,集中體現了鄂溫克先民們早期的狩獵與馴鹿生活,以及馴鹿在他們宗教生活和精神世界的位置。這處巖畫據考古界考證約有三百年的歷史,晚于“阿娘尼巖畫”,在我國巖畫藝術史上也算晚期作品了。其實此處巖畫規模不大,也不過幾平方米左右,該巖畫畫面有些模糊不清了,一共有十三幅,內容除了男人女人之外,還有形象生動的犴、鹿,以及難以辨認的圖形等,從一些具象的形體來看,巖畫作者有著深厚的打狩獵生活經驗,此處最大的畫面積約三十厘米,最小的面積也有十五厘米左右,且線條比較粗曠,作畫手法粗糙。這些具有寫實性風格的巖畫作品,與鄂溫克狩獵生活和薩滿教信仰有著緊密的聯系,巖畫繪制于巖縫的石壁上本不是一種偶然,而是有著強烈的山體崇拜意識,獵人經常出去打獵時需要經過此地拜祭山神和動物神,祈求自己打獵成功。他們在此繪制巖畫給以頂禮膜拜,完全符合一種宗教信仰觀念,他們把巖畫比作神靈加以祭拜已經成為由來已久的習俗。總之,這兩處巖畫藝術再現了鄂溫克先民們熱愛生活、崇尚自然、相信萬物有靈的思想,也體現了他們獨特的審美情趣和宗教觀念。

        作者簡介:劉忠國(1968—),男,漢族,內蒙古呼倫貝爾學院美術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藝術學。

 

上一篇:關羽失荊州還讓劉備損失了哪四位重要人才?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七乐彩开奖 光大彩票网手机投注站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北京pk10冠亚和值漏洞 pt电子游戏交流吧 十一选五九码复式 玩三公时押注的绝技 亚洲女篮中日决赛 彩客网完整比分直播 6码两期雪球计算 重庆时时1000期走势图 时时彩后四形态 江西时时彩 pc蛋蛋计划哪个好用 哪个平台有秒速时时 3d100% 绝杀一码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