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綠網搜索

朱剛

        時間過得真快,一晃母親離開我們已經十五年了,追憶扶昔,仿佛母親猶存世間,音容笑貌常在夢中縈繞,對母親的思念不曾隨時光而淡去,總有一個聲音在心頭回想:“母親,您在天堂還好嗎?”

        我的母親叫孫學榮,出生在山東省微山縣韓莊鎮一個地主家庭。1966年,母親以當地第一名的好成績考入山東大學。政審時由于家庭身份是地主而被拿了下來,又恰逢“文化大革命”開始,雙重原因使這個本可以有個美好前程的母親變為無業青年。經同鄉介紹,幾經輾轉來到了當時的喜桂圖旗烏爾旗漢鎮,又經人介紹同父親相識、結婚,婚后育有4個子女。2014年,母親因患肺癌,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的她走完了她五十九歲的人生歷程,與家人和這個世界決別。

        回憶母親,首先想到的是她的能干,那時家庭條件不好,母親總是調劑著花樣讓我們吃飽、吃好,飯不夠吃自己總是第一個放下碗筷說吃飽了,偶爾遇到吃一次肉,總說自己不愛吃,孩子們先吃。爸爸在電廠上班,媽媽把每人供應的白面都用在給爸爸做的飯上,最不濟也帶個發糕(白面和玉米面兩摻),烀點糖精土豆,爐臺上烤幾個土豆片,爐灰內埋幾個土豆,經常烙點土豆餅,那時我們家吃飯基本以土豆為主。

        1981年冬天,為治好弟弟的先天性心臟病,父母借債近1萬元,到哈醫大給弟弟做手術。當時的“萬元戶”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概念,我們家是“負萬元戶”,每月僅靠父親六七十元的收入,別提還債了,連生活都難。母親從別人那里學習了種大棚技術,秋季帶領全家拾糞,漚肥翻土,給我印象深刻的是近2畝地,一鐵鍬深的表層土都要用篩子一鍬一鍬篩好,漏掉的雜草根,石塊等拾出來,這是一項重體力活,秋收結束后,開始挖,上凍前必須篩完,活很累、很苦,母親總是起早貪黑的干,還要照顧丈夫、孩子,夜晚縫縫補補、洗洗涮涮,把家料理得井井有條。經過三年的奮斗,1984年秋天,母親激動地告訴了我們一個好消息,欠債還清了。當時那種喜悅心情,同現在中了五百萬彩票,不可同日而語,五味雜陳。

        母親一生愛讀書,同時也鼓勵孩子們從小立志讀書,發奮學習,走出山溝,開拓視野,到外面去闖世界。她經常說,“我沒趕上好時代,希望孩子們好好學習完成我的理想。”1990年,當大妹接到南京鐵道醫學院的錄取通知書時,母親臉上溢出了幸福的淚水。

        母親包容人、更能解理人,經常給我們幾個孩子講一些勵志的故事。主張孩子早立事,遇事多思考,養成獨立處理問題的能力。所以我們幾個都愿把自己的委屈、學習、工作、思想上的問題同她交流,她總是耐心聽完我們的述說,然后從我們的立場,從他人的角度去分析問題,解開我們的思想包袱,往好的方面進行引導。母親已經離世多年,愿您在那邊一切都好。
 

上一篇: 逐漸成長

下一篇:返回列表

炸金花百人场技巧 一分快三稳赢技巧口诀 506捕鱼游戏平台官网 赛车pk10官网 内蒙古时时5个号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稳赚技巧经验方法 下载最新棋牌游戏 重庆时时龙虎和技巧 五分赛车免费计划软件 官方牛牛现金版 快速时时计划网 北京pk10官网视频直播 大乐透计算器 11选5任三技巧 稳赚 重庆时时彩大小单双破解 手机上炸金花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