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在綽爾林區生態功能區內,有一座大黑山,海拔1600.2米,是呼倫貝爾境內的最高峰。因為海拔比較高,這里也成了林業局歷年來防火望的駐扎站。在這個站里有一名瞭望員———鄭洪山。他從參加工作起就在瞭望站上班,如今在塔上工作已有32年了。因為在山林里工作、生活,所以總能偶遇野生動物。
        那是2003年,望員們從山下帶來兩條鯽魚,放在離住處不遠的水坑里養著。一次,鄭洪山上山換班,同事讓他把剩下的鯽魚吃了,鄭洪山想讓給同事吃,但同事卻說:“抓緊吃吧,不吃都讓棕熊吃了。”原來,他們養在水坑的鯽魚少了一條,探勘蛛絲馬跡后,大家推測讓棕熊吃了。于是,沒等隔夜,鄭洪山和同事就把剩下的一條鯽魚撈上來吃了。這次雖然有棕熊造訪的蹤跡,但誰也沒有正面遭遇棕熊,幾位望員也沒當回事。
        但轉年,山上真有棕熊來了。一天,鄭洪山正在塔上望。塔下的同事閆國輝忽然喊:“老鄭,你看山下是不是來了一個老頭?”“老頭?哪能呢?”鄭洪山邊自言自語,邊好奇地往塔下看。只見一個肥碩的黑影正向他們居住的山頂靠近,這黑影走路慢慢悠悠,足有半人多高,真像一位身材魁梧、駝背弓腰的老者。
此時棕熊離塔只有二十來米了,眼看要到塔下了,鄭洪山大喊一聲,趕緊從塔上跑下來鉆進屋。這時,棕熊已經來到了他們住的板房附近??贍蓯俏諾攪宋兜?,棕熊徑直向房子后面的垃圾堆走去。垃圾堆距離窗戶只有三四米遠,鄭洪山和同事神色緊張地觀察著它。棕熊找到鄭洪山他們扔掉的五花肉和山野菜燕尾餡的餃子,只見棕熊一只爪子撿起一個餃子,看了看,然后嗅了嗅,就放在嘴里吃起來。吃完一個,就扒拉扒拉垃圾堆,又挑出一個,津津有味地吃起來。
        而躲在屋里的兩名瞭望員已經緊張地把防身的家伙握在手里,防止棕熊來敲窗戶、扒門進屋攻擊人。棕熊吃得很香,半天沒有走的意思。鄭洪山心想:嚇唬嚇唬它,讓它趕緊走,兩個人環顧屋內,也沒找到合適的東西,他們看到了單位配的錄音機。鄭洪山說:“把錄音機放上,看看它聽到聲音走不走。”閆國輝將窗戶悄悄開個縫,把錄音機打開。放了一會兒,棕熊也沒反應。
        “這熊是不是聾???大點聲。”兩個人分析,這只熊怕是個老家伙,于是把聲音調到最大。這次,棕熊聽見了,猛地一驚,餃子也不吃了,一下站了起來,像跳舞似的,轉了一圈,發現窗戶這邊有人,也害怕了,掉頭就往山下跑。這一跑不要緊,倉惶之中,一下子絆倒在一個樹樁旁,被拴在樹樁上的鐵絲勾住了前爪。不過,棕熊可不笨,只見它很有經驗地倒下,用另一只前爪慢慢把鐵絲褪下去。此時,鄭洪山他們才發現,原來這只棕熊只有一只耳朵,怪不得聽力不好呢!而且這只棕熊一只前爪受過傷,所以才有“經驗”的。解除鐵絲后,棕熊很快跑回山林了。
        此時,兩位瞭望員才驚魂未定地松了口氣,棕熊呢!跑了一會兒,見沒有人追擊,還回頭張望,就這樣“對峙”了半天,棕熊才消失在山林中。
        2007年的一天,早上四、五點鐘,鄭洪山忽然聽到房子后面“咔嚓咔嚓”作響,憑直覺,他知道有動物來,果不其然,一開門,就看見不遠處的樹叢中,一只大棕熊帶著一只小熊撅樹條子吃,嚇的他趕緊回去,穿上衣服。有了以前與熊“接觸”的經驗,鄭洪山膽子大了不少,這次距離很安全,他想好了如何逃脫,想假裝去嚇一下它們。他佯裝襲擊,向棕熊母子倆跑去,結果,真把棕熊母子嚇住了。人一跑,大棕熊就跑,大棕熊一跑,小棕熊就跟著跑。人一停,它們也停下,還準備好起跑的姿勢觀察著。就這樣,僵持了一陣子,棕熊母子消失在密林里。
        雖然多次遭遇野生動物,但鄭洪山和同事們用自己的經歷展現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畫面。他們覺得作為瞭望員,雖然很辛苦,但是看到青山常在,綠水長流,動植物資源能被合理?;て鵠?,他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何康紅

上一篇:森林旅游 生態福祉全民共享

下一篇:青春無悔 書寫壯美森防人生